当前位置:首页 > 规划发展 > 专家智库

重庆建设以西部陆海新通道为牵引的内陆开放高地,如何看?


2023-02-17
来源: 重庆马路社

1.png

来源:渝中发布


西部陆海新通道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串联起中国西部地区与欧亚大陆、东盟国家经济的互联互通,实现中国市场与东盟市场、西北地区与西南地区发展战略、西部大开发与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对接。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这是西部陆海新通道首次被写入党代会报告,体现出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在国家战略全局中的定位愈发清晰、地位更加凸显。


作为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重庆全面贯彻党的二十对西部陆海新通道作出的战略部署。去年12月21日召开的市委六届二次全会提出拥抱新时代、奋进新征程、建设新重庆,明确指出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是国家赋予重庆的重大使命,也是重庆发展的重大机遇。12月28日,袁家军书记专题调研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并召开座谈会时强调,要找准战略方位定位,完善工作体系机制,坚持开放协同、共建共享,打出“组合拳”、形成工作合力,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取得更大突破,更好地辐射西部地区,服务全国发展大局。


1月28日“新春第一会”,在确定把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作为市委“一号工程”和全市工作总抓手总牵引的同时提出,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提高开放型经济发展质量。2月13日,袁家军书记在作辅导报告时进一步强调,建设以西部陆海新通道为牵引的内陆开放高地。


一、通道发展势头强劲


2017年9月25日,“渝黔桂新”铁海联运常态化运行班列在重庆团结村实现首发,正式拉起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序幕。五年多以来,尤其是2019年8月《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印发实施三年多以来,通道建设保持强劲增长势头,显示出强大竞争优势和良好发展前景。


2.png

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   张锦辉 摄/视觉重庆



陕西、新疆的煤炭经陆海新通道运至重庆等地,保障当地能源安全;青海的纯碱经陆海新通道运至广西支持玻璃产业;广西的玻璃又经陆海新通道运至川渝支持汽车产业……重庆、成都等内陆地区生产的汽车整车及零配件又借助陆海新通道大量出口至东盟国家。数据显示,2022年,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从2017年的178班增长到2022年的8600余班,增长近50倍。


《新通道新格局 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发展报告2017—2022》称,陆海新通道建设以来,国际大通道功能凸显,促进国际货物、人员、资金、信息等加速融合,已成为西部地区联通世界的重要通道,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注入新动能,为保障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作出重要贡献。


重庆作为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战略支点、处在“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是全国唯一“四型”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跨境公路班车和国际铁路联运班列保持高质量发展,运输效率和经济效益位居沿线省(区、市)前列。2022年重庆经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输14.8万标箱、货值25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2%、34%,累计运输42万标箱,货值728亿元。通道网络覆盖119个国家和地区的393个港口。国际(地区)航线累计开通109条,国际货邮吞吐量连续第二年超过20万吨、达到22万吨。得益于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强劲带动,重庆与东盟国家进出口贸易额从2017年的794亿元增长到2022年的1266亿元,增长60%。


不仅如此,重庆还充分发挥组织协调作用,多次牵头召开西部陆海新通道省际协商合作联席会议、省际协商合作联席会议办公室会议,通道建设从最初的渝桂合作,扩展成为西部地区12省(区、市)、海南省和广东省湛江市、湖南省怀化市,“13+2”省区市共建的新格局。同时,重庆牵头出台《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省区市与东盟国家合作行动方案(2022—2025)》,组织共建省区市和印度尼西亚、越南、老挝等国家联合发布《陆海新通道国际合作(重庆)倡议》,推动设立陆海新通道老挝海外公司,提升陆海新通道国际供应链协调能力和合作水平。


二、加快内陆开放高地建设


重庆此次提出建设以西部陆海新通道为牵引的内陆开放高地,意味着重庆将利用通道作为西部联动开放主轴线,深化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开放协作、强化国内国际开放合作;发挥通道物流支撑引领作用,优化产业发展环境,强化要素聚集效能,建设高能级开放平台,提升区域产业链供应链分工和现代化水平,壮大高水平开放型经济。依托通道对接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澜湄流域经济发展带等国际机制,实施开放体制机制创新,对接引领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


一是增强区域联动。我国东部沿海地区依托沿海优势,围绕一个或几个主力大港口带动一个港口群,形成大量临港工业,这种“以点带面”的空间布局,成为东部地区发展开放型经济的主要路径,也成为东部地区之间合作的基础。


3.png


相比之下,西部地区深处内陆,空间距离导致的物流成本增加,很难形成像东部沿海那样的“以点带面”空间布局。在这个背景下,西部陆海新通道通过做好顶层设计,保证了西部12个省区市全部参与,并形成“13+2”省区市合作共建的发展格局,对于推动地区产业贸易合作,加强沿线区域的协调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同时,通道对接共建“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发展、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等国家战略,以降低西部地区物流成本,提高物流效率,改善投资环境,发展通道经济和枢纽经济为目标,将其独特区位优势更好地转化为开放发展优势,为西部地区经济高质量发展和融入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撑。


不仅如此,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还为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加强与西部地区,尤其是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联动带来新的机遇。据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李牧原观察,近年来,珠三角、长三角的港口越来越重视成渝腹地市场,各种陆海联通、海铁联动的物流方案纷纷亮相,为西南地区提供了更加多元化的物流通道选择。


重庆作为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影响和带动西部地区形成群体效应,形成了多条物流方案,通道建设过去五年的主要成果也是体现于此。这一过程中,重庆不断增强高端资源要素集聚运筹能力,与东盟国家合作基础不断夯实,优势产业开始深度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承接东部地区和境外产业链整体转移、关联产业协同转移的竞争力也随之增强。


4.png

张锦辉 摄/视觉重庆


下一步,重庆与四川合力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共同建设跨区域平台,统筹设置境内外枢纽和集货分拨节点,提升国际物流集散、存储、分拨、转运等功能,推动物流、贸易等领域合作,增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与广西北部湾、云南滇中、贵州黔中、陕西关中等西部地区城市群及都市圈在产业、物流、科技、能源等领域的合作交流,与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东部城市群共同打造面向“一带一路”和全球的开放平台,促进各类要素在更大范围内的自由流动,为加快形成带动全国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新的动力源,构建新发展格局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二是依托枢纽经济和通道经济构建现代产业体系。众所周知,西部陆海新通道不是单纯的物流通道,是交通、物流、商贸、产业深度融合的经济走廊,物流通道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导向,也是商贸和产业发展的引擎。通道建设需要从物流资源空间布局入手,引导沿通道的经济协作,形成围绕枢纽的产业集聚,形成通道经济和枢纽经济。


重庆是全国唯一的陆港型、空港型、港口型和生产服务型四型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依托西部陆海新通道形成的通道经济和枢纽经济,有助于因地制宜构建临空产业、陆港产业为支撑的现代产业体系,改变目前一般贸易滞后加工贸易的格局,筑牢联动引领区域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5.png

两江新区果园港


根据规划,重庆将建立起以中心城区和江津为主枢纽,万州、涪陵为辅枢纽,黔江、长寿、合川、綦江、永川、秀山等为重要节点的“一主两辅多节点”枢纽体系,其中主城区枢纽包含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果园港国家物流枢纽、公路物流基地、机场航空物流园和江津珞璜铁路综合物流枢纽。目前市域枢纽体系初步形成,枢纽经济也初具规模,但是仍然存在着不少短板。


比如,在2021年《中国临空经济发展综合指数》中,重庆临空经济示范区排名全国第九,在2022年《中国航空物流枢纽发展指数》中,排名全国第八,与首批国家临空经济示范区的发展预期存在一定差距。为此,今年市“两会”期间,渝北区团以全团名义提交《关于抢抓开放窗口机遇加快临空经济示范区建设的建议》,呼吁进一步加强国际交流合作、加强枢纽功能建设、加快临空产业集聚、给予财税政策扶持、拓展产业发展空间。


巴南代表团也在市“两会”上建议,支持重庆公路物流基地打造西部陆海新通道重要枢纽,包括支持支持南彭站“四网融合”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完善物流枢纽功能,支持通道产业发展,给予发展政策资金、产业用地等相关政策支持。


6.png

渝中区今年将提升陆海新通道国际消费中心展示交易功能


此外,与广西拥有中马两国双园、中泰(崇左)产业园,以及川桂国际产能合作产业园、百文园区、桂黔园区、深百产业园、粤桂扶贫协作区等一批省际合作经济园区相比,重庆以通道为依托,引导区域经济协作,建立合作产业园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对此,今年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到,重庆将在通道沿线布局国际经贸合作示范区、国际商品交易展示中心、分拨中心和海外仓,放大“通道+经贸+产业”联动效应。


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主任刘玮近日撰文指出,下一步,要持续推动通道与产业深度融合,支持跨区域综合运营平台与电信、汽摩、装备制造等重点企业合作,打造集采交易和贸综服务平台,协同研发、制造、销售、售后等全链条服务体系。


三是稳步扩大制度型开放。制度型开放是更高层次、更高水平的开放。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稳步扩大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加快推进制度型开放是党中央对国内外政治经济环境变化及发展趋势的深刻把握,是新时代实现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必然选择。重庆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在西部地区带头开放带动开放,离不开制度型开放的支撑和赋能。市委六届二次全会明确指出,“着力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稳步扩大制度型开放”。


重庆建设以西部陆海新通道为牵引的内陆开放高地,就是要强化通道建设在制度型开放的作用。提到与通道有关的制度型开放,就不能不提开展以铁路运单物权化、多式联运“一单制”为重点的陆上贸易规则探索。通俗来说,构建陆上国际贸易规则体系,就是将“海洋规则”复制到陆上国际贸易活动中,并最终形成国际标准。这是国家赋予给重庆自贸试验区的重要任务。


7.png

来源:封面新闻


近年来,随着中欧班列和陆海新通道功能进一步发挥,市场主体对完善陆上贸易规则、特别是赋予铁路运单物权功能属性提出了强烈需求,重庆在这方面也取得突破。比如,开立全球首份“铁路提单国际信用证”、“铁路提单信用证融资结算”作为自贸试验区第三批“最佳实践案例”在全国推广。


此外,考虑到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物流运营基础是以陆海联运为代表的多式联运系统,其建设过程就是多式联运构建的过程,因此适于探索陆海贸易和国际多式联运等新兴领域规则。再加上近年来兴起的数字通道,重庆依托西部陆海新通道省际协商合作机制与四川等沿线地区,共同开展陆上贸易规则、多式联运规则、陆海贸易规则和数字贸易规则等领域的探索。


与此同时,RCEP生效释放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潜力,为西部地区的对外贸易、产业投资、跨境合作等提供更大的空间,RCEP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领域,在此背景下,重庆发挥西部陆海新通道牵头建设作用,用好省际协商合作机制,通过对接RCEP,推动投资贸易、金融、国际运输、数字经济、人才等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的深层次改革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