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区域合作 > 省际合作

“陆海之歌”大合唱


2023-02-02
来源: 七一客户端

429545_fca249f9-12c9-4a5f-88ad-968746c77da6.jpg.jpg

2022年12月30日下午,重庆团结村中心站,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川渝总运量突破60万标箱发车仪式现场。图唐余方


2022年12月30日下午,重庆团结村中心站热闹非凡,集装箱货车来来往往。


15时许,两列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分别从成都国际铁路港和重庆沙坪坝团结村中心站铁路物流基地发出,将经广西钦州港分别到达马来西亚和泰国。


本次班列的发运,标志着西部陆海新通道川渝总运量突破60万标箱。这不仅是川渝两地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高水平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重要成果,更是西部内陆与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化区域协作,进一步促进跨区域物流、贸易、产业融合发展迈出的新步伐。


这些年,川渝两地携手发力,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既延伸了合作范围,又优化了运力资源。


2022年,以川渝为主要支撑点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实现逆势加速——新开通线路78条,是2021年的5倍多;物流网络已覆盖113个国家和地区的338个港口。川渝联合,唱响了西部内陆开放的“陆海之歌”。


通道连接

打造内陆开放高地


2023年1月1日上午,伴随着一声嘹亮的汽笛声,一列满载着机械零件等货物的中欧班列(成渝)从团结村中心站顺利发出,驶向德国杜伊斯堡。


这是新年伊始开出的首趟中欧班列(成渝),标志着中欧班列(成渝)开启了新一年的运行。


成渝地区地处内陆腹地,不沿边不靠海,这曾是两地开放发展的短板所在。如何在新时代联手打造内陆开放高地,需要两地共同解答。


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成为川渝两地破题的关键。


西部陆海新通道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是一条巨大的交通动脉。


“西部陆海新通道利用铁路、公路、水运等多种运输方式,可经成渝地区一路向南,再通过广西北部湾出海通达世界各地。”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主任刘玮介绍,相较于走长江航道出海转运至东盟等地,西部陆海新通道大幅缩短了运距,出海物流时间最长可压缩25天。


2019年10月13日,西部12省(区、市)、海南省、广东省湛江市签署《合作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标志着“13+1”省(区、市)共商共建格局正式形成。2022年7月22日,重庆牵头召开西部陆海新通道省际联席会第二次会议,明确湖南省怀化市加入通道运营机制,“13+1”正式升级为“13+2”。


西部陆海新通道“朋友圈”的扩大,也加快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速度。


目前,郑渝高铁已通车运营,渝西高铁、“成达万”高铁重庆段、渝昆高铁川渝段等项目正加快建设;川渝省际建成及在建高速公路达20条;涪江双江航电枢纽、嘉陵江利泽航运枢纽等项目加快建设,以长江、嘉陵江、乌江“一干两支”国家高等级航道为骨架的航道体系基本建成……深居内陆腹地的成渝地区已与全国乃至世界高效联通。


搭建平台

推动区域协调发展


2022年12月14日清晨,嘉陵江上的薄雾散去,一艘满载外贸货物的货船从四川省广安港发出。这艘货船经嘉陵江进入长江,而后抵达重庆果园港,并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运至出海口,发往日本。


四川的货物缘何在重庆集散?


“四川省面积大,川渝毗邻地区的货物如果先发往四川内部港口再发往出海口,物流成本反倒增加。借助川渝两地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契机,我们搭建了川渝毗邻地区货物经重庆中转集结模式,这些地区的货物可就近发往重庆果园港或者团结村中心站。”刘玮说,如今,重庆已累计集结四川货物2.9万余标箱。


这一模式,增加了货运服务种类,促进了通道沿线互联互通,为川东北及甘肃、陕西等地的长途大宗物资运输组织提供了更优方案,实现了降本增效,畅通了供应链产业链。同时进一步释放了嘉陵江航道的运载力,凸显了果园港等开放平台的重要性。


打开地图会发现,在重庆有一个“Y”字形三线通道汇聚点:向西的中欧班列,向东的黄金水道,向南的西部陆海新通道。这个汇聚点,就是重庆最重要的铁海联运枢纽平台——果园港。


“果园港处在‘一带一路’各运输通道的连接点上,既有物流成本低、运输量大的江海联运,又有运输快捷高效的铁海联运。”刘玮说。


目前,重庆两江新区正积极推进与四川港口城市合作。以果园港为核心,开通了至四川宜宾、泸州、广元等6条水水中转航线,实现了长江上游干线的航线全覆盖;与成都公路口岸共建“无水港”,共同探索推进长江港口功能延伸和成渝地区通关便利;开行至四川成都、西昌、攀枝花等地的铁水联运集装箱班列;实现川渝两地保税功能共享,物流成本下降5%以上,长江上游港口联盟已具雏形。


429545_25b5b510-b339-485f-8721-45cdd032d682.jpg.jpg

团结村车站货场。图/王唯佳


开拓市场

畅通供应链产业链


2022年12月23日,载着72辆外贸出口新能源整车的轮船在广西钦州港起航,发往泰国林查班港。这标志着首趟“成都—钦州港—林查班”新能源整车铁海联运班列顺利完成铁海无缝衔接。


与此同时,一个个满载着进口大豆的集装箱在钦州港东站被装上火车,发往成都普兴站,供给当地的油脂公司,以解工厂原料供应之急。


这批新能源整车是四川企业生产的首批经钦州港出口的外贸订单,以西部陆海新通道为物流测试路径,于2022年12月初陆续从成都城厢站发运至钦州港集结出海。


西部陆海新通道是物流通道,更是经济走廊。


汽车配件、通用动力机械是川渝两地的重要产品,稳定的供应链服务尤为重要。西部陆海新通道作为川渝出口东南亚的经济便捷通道,缩短了国际订单响应周期,降低了时间成本,为企业提供了稳定的供应链服务,可更好地满足东南亚客户的需求。


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加快建设,川渝两地越来越多的企业开拓了市场,获得了更多订单。


2022年,重庆大江动力设备制造有限公司、隆鑫通用动力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润通科技有限公司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发运量同比增长均在80%以上。


数据显示,运营5年多来,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输货物超过100万标箱,累计货值超过400亿元,货物品类超640种,成为西部地区南向进出口贸易的一条坚实通道。


正是得益于西部陆海新通道这条“大动脉”,小康工业、宗申集团、庆铃汽车、万凯新材料等公司产品直达海外。


此外,印度的辣椒、马来西亚的榴莲、越南的巴沙鱼、柬埔寨的大米、巴西的冻牛肉等海外优质农产品也更便捷地进入了国内市场。


创新机制

开启最优服务模式


2022年5月21日上午,一趟载有重庆本地食品、农用机械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出境班列从重庆团结村中心站顺利发出,4天后抵达老挝万象。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趟班列采用了“铁路快通”新模式,是全国首趟运用该模式出境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班列。


而在此前一天,一趟运用“铁路快通”模式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中老铁路进境班列,经云南磨憨口岸已顺利抵渝,全程时长比原来缩短1天。


这标志着西部陆海新通道中老班列(重庆—万象)率先迈入双向“铁路快通”时代。


“铁路快通”即“铁路进出境快速通关”模式,能节约24小时的通关时间,缩短整体运行时间1—2天,单箱节省费用200元以上。


“‘铁路快通’模式减少了客户的通关手续,让货物进出口更加畅通。”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中转主管游小勇介绍,班列可以向始发地海关提交申请,将申报、查验、舱单归并、放行等手续全部一站完成,到达出境口岸后,不再需要任何手续便可通关。


为了简化多式联运物流程序、提升物流效率,川渝两地还持续推动探索铁海联运“一单制”应用,通过实现一次委托、一次保险、一单到底、一次结算的全程服务模式,为西部陆海新通道发挥经济效用带来新活力。


与此同时,川渝两地又探索签发中越铁路首票跨境“一单制”多式联运数字提单。2022年,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西部陆海新通道平台也正式上线,从智能通关、物流协同、数据应用、国际合作等多个领域为通道赋能。


“接下来,川渝两地还将高水平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和金融服务平台,探索国际多式联运、陆海贸易规则、数字通道等规则标准体系。”刘玮说。